国际品牌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互联网 >

斯坦福大学的学生通过投资他们的同龄人 让风投公司短路

时间:2020-07-28 11:40:35 | 来源:

斯坦福大学成功脱颖而出的创始人是硅谷的一句谚语,校友创立公司包括Google,Cisco,LinkedIn,YouTube,Snapchat,Instagram,甚至是TechCrunch。而风险投资家经常回来更多的缔造者来比国内任何其他大学斯坦福商业项目的出来。

一群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很清楚自己的有利条件,并认为他们也应该能够兑现同学的钱,而不仅仅是获得认可的投资者和超级富豪。

他们将“斯坦福2020”(Stanford 2020)组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完全由斯坦福同学创建的新基金,用于投资其同学的事业。

六个学生激发了这个想法,他们与芬威克(Fenwick)合作了一年&West律师事务所找到合适的法律架构,立足于建立投资俱乐部-多方可以共同投资,只要他们之间存在某种形式的共享关系。

斯坦福2020年的创始成员,风险投资公司NEA的前风险投资合伙人史蒂芬·梅(Steph Mui)成立了该俱乐部,以无视天使投资的不可及性,她将天使投资描述为硅谷精英地位的象征。

她说:“特别是在硅谷,那里似乎是一种身份象征,只有经过认可的人才能做到,这感觉非常精英。”“我们开始更多地考虑是否可以使整个班级都能参与其中,或者至少使这些内容更易获得,而不仅仅是像这些闭门造车的人那样。”

斯坦福2020年俱乐部会员必须投入至少3,000美元才能加入投资俱乐部,所有最终回报将与各自进行的投资成比例分配。到目前为止,Mui告诉TechCrunch,已经在175位投资者中筹集了150万美元,其中有50位投资者愿意在等待名单上提供50万美元。实际上,俱乐部是如此“超额认购”,以致于努力回馈金钱。

Mui估计大约有40%的班级正在参加该俱乐部。创始成员被定义为“董事会成员”,他们是出于热情,背景,专业兴趣和过去领导经验的多样性而招募的。

该集团计划根据轮次规模和估值向创业公司投资50,000至100,000美元。

Mui认为,斯坦福2020年的竞争优势主要在于与将投资的公司之间的个人关系。毕竟,成功可能只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实际上,根据Cloudflare首席执行官Matthew Prince的说法,Cloudflare,Rent the Runway和ThredUp在被分配了课堂项目后都出生在同一HBS教室中。

梅说:“我们之间已有如此牢固的关系,我们知道人们在加薪之前就在做什么。”

任何曾经加入俱乐部或团队的人都知道忠诚度很高,但是我们会发现这种亲密程度是否足以使创始人放出公司股份。虽然《斯坦福2020年》不收取任何管理费或提成,但股权并非偶然。因此,一家著名的硅谷公司可能比您的同学更好用。

斯坦福2020的设置听起来类似于StartX,这是该大学试图投资自己的绿叶后院的尝试,该后院于2019年关闭。StartX成立于2013年,提供投资资金以换取任何通过其辅助加速器并拥有50万美元来自专业投资者的创业公司的股权。

从斯坦福2020的设置来看,规则几乎完全相同。Mui告诉TechCrunch,创业公司必须满足两个条件才能进行自动投资:首先,联合创始人必须是该类的成员,其次,他们必须从信誉良好的机构投资者那里筹集750,000美元或更多的资金。他们将信誉良好的行业定义为80名投资者,他们得到了行业顾问的指导。

基于规则的自动投资策略的概念带有一个大的危险信号:如果创始人的主意不好或是坏人,但仍然符合条件怎么办?

梅说:“实际上,我实际上无法想到一个人,而且我觉得那个人太坏了或太不道德了,我们不会投资于他们。”“这是只投资于同学的好处的一部分。”

但如果斯坦福出生的班级确实有问题的创始人,则斯坦福2020年拥有否决投票机制。

从总体上看,斯坦福出生的初创公司在保证现金方面比大多数公司处于更好的位置。他们并不需要其他基金来投资。梅伊(Mui)对斯坦福2020年的野心是,其他学校可以复制并粘贴他们花了一年时间(以及很多艰苦的工作)才能弄清楚的法律结构。

她说,他们已经从斯坦福大学即将上课的班级,其他斯坦福学校和本科生中脱颖而出。既然关闭了,她希望他们也能从其他商学院那里听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